第96章指桑骂槐(1 / 2)

    笔神阁 www.bishen8.com

    听到江景秋说自己是在斗气,**山脸一下涨红。笔下乐  m.bixiale.com

    他被赶出老宅后,不再种大哥在村里的十亩地,的确有些赌气的成分在,那也是气大哥大嫂绝情。

    他赌气亏了粮食,也害了自己。若不是娇娇卖染法得些银子,不要说修房,恐怕一家人现在还挤在草棚里喝黑薯饼糊糊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,写个字据,定下十年期,一次**清,我也不用再去考虑每年租子该给多少。”

    **山也想明白了,亲兄弟明算账,不能像以前那样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自己长期租下来也好安排播种,只可惜麦子欠收,又错过稻子,这一年都亏了。

    看着**山取出纸笔开始写合约,江景秋目光一转,笑着对柳氏道:“小婶,今年的樱桃酸,我家那位秀才公还挺喜欢吃樱桃罐头。你把家里的罐头都给我吧,要多少银子我一并给你。”

    今天回到秦家村,她就吃到樱桃罐头,酸甜适口,她很喜欢,而且傅云轩也喜欢。更主要的是这做法还从来没有过,她琢磨着想卖成生意。

    反正,闲着也是闲着,小叔一家人不喜欢做买卖,只自己吃用浪费了。

    可是老宅里只有五罐,其他的都被娇娇带走了,她就跟柳氏讨要。

    傅云轩是她的夫君,虽然是童生,可还在读书想要考秀才,江景秋就习惯性的叫他秀才公。

    “几个罐头要啥钱,你喜欢拿去就是。”柳氏听到秀才姑爷喜欢,又给自家租地的方便,岂有不给的道理。

    此时,江家兄弟三个带着傅姐夫看完房子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听到江景秋讨要罐头,江景阳迟疑道:“那些罐头娇娇也喜欢,既然姐夫想吃,走时就拿两罐吧!”

    “哎!小孩子吃零食多了容易长胖,你姐夫是看书乏了才喝点糖水。”

    江景秋笑着打趣:“景阳,娇娇是你妹妹,也是我妹子,给自家姐夫送几罐糖水总是舍得的。”

    江景阳说不过她,又见自家娘在那里瞪眼,顿时哑口。

    再想到傅姐夫在后院里说的那几句话,他眉头紧蹙,只能绷着冷脸坐到一旁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江团晃晃悠悠端着托盘进屋了,托盘里,是醪糟鸡蛋糖水。

    柳氏见托盘都放满了碗,马上站起来接,还嗔怪道:“只有你堂姐和堂姐夫,你做这么多荷包蛋干啥,做好也不知道叫人来端,万一烫着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江景阳跟江景文都跳起来,他们都不知道小妹在灶间,否则一定去帮忙。

    江景阳的脸就更黑了。

    “哎!娇娇可真能干!”江景秋夸赞,一双眼笑得眯成缝:“小婶好心疼娇娇啊!只是端几碗糖水也怕烫着。

    我可是听说娇娇跟小婶学做得一手好茶饭,什么时候姐姐也尝一下娇娇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小叔说的是煮些茶水就行,现在堂妹煮的荷包蛋,看来她比自家父母还要老实。

    柳氏有些没反应过来:娇娇什么时候跟自己学灶上了?不都是在老宅学的吗?

    “堂姐跟姐夫是远道来的客人,娘教过我待客之道,自然该用糖水招待。”

    江团笑眯眯岔开话题,她可不想让柳氏知道自己在老宅做饭,也不要柳氏接托盘,而是自己随手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有东西吃,总是让人愉快的,客堂里一下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江团一共煮了四碗荷包蛋,除了江景秋夫妻俩的,还有**山跟柳氏的。

    江景秋两人是客,应该招待,也没有晚辈吃着,长辈看着的道理。

    至于江景祥,江景阳,江景文和江团自己,自然是不能有这种待遇的。

    江景秋也不要人招呼,接过糖水碗,仿佛没有听到江团说的话,第一碗就递给傅云轩:“夫君,你每天看书费脑,多吃点补补身体。”

惠太平小说:仙途灵植师之煞魂渊  仙途灵植师  一代红妆照汗青  
类似:金羽流年 英雄联盟之最强保镖 校园修仙狂少 无限之憧憬 
语言选择